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瀛︽湳浜ゆ祦>>内容
徐龙男《中国朝鲜族的形成》讲座


 

   中国朝鲜族的形成

第一章 中国朝鲜族的形成

    朝鲜族的先民,是从朝鲜半岛迁入中国东北的朝鲜人。最早迁入定居的一批,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朝鲜人更早在高丽末期就有流入东北者,但他们都已加入了中国籍同化为汉、满族。清朝把首都搬迁延庆(现在的北京)后,把东北看成“龙兴之地”逐渐开始封禁。关于清代东北封禁开始的时间,学术界有两种说法:一是始于康熙七年(1668年)辽东招民授官例;一是始于乾隆五年(1740年)舒赫德上奏封禁东北。康熙中叶以后关内汉族民人人口大量涌向东北,造成民人的土地急剧增加。威胁着旗人的利益,于是清朝政府在乾隆年间开始封禁东北,禁止关内人口出关。清朝自康熙初年以后,把延边地区定为禁山围场,严禁平民百姓进入。这时,朝鲜的界禁也很严格,冒禁越境者一旦被捉,就被处死。封禁初期,图们江南岸一带尚为地多人少区域,而且戒严严酷,很少有人犯禁越界。但通过19世纪中叶朝鲜的“已巳大灾年”不少朝鲜饥民开始冒禁迁移到中国东北。反映这时期离别之情和越江罪的歌曲是越江曲。月晴是朝鲜族迁移最早的地区之一。据记载1830年代崔永林祖先在现月晴镇昌新坪当时叫谷口尾的地方生活过。近代和现代中国朝鲜族的迁入,始于19世纪中叶,中国朝鲜族是从朝鲜半岛迁入中国东北三省的朝鲜人。其中一部分早在明末清初就已定居东北境内。1870年灾民朴德彦在月晴始建里屏风岩垦荒种地。迁移初期朝鲜族的生活是非常艰苦。当时,腐朽的清朝正处于内忧外患的困境下,清政府为了加强东北边防和增加财源,不得不逐渐放松对鸭绿江和图们江北岸的封禁,开始默认乃至允许朝鲜垦民越江垦殖和居住。在这个时候,正赶上朝鲜国内灾荒,赋税繁重,民不聊生,平民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为了求生图存,朝鲜灾民只好背离家乡,颠沛流离到我国东北。他们来到这广阔的土地,披荆斩棘,饱经沧桑,同其他兄弟民族一道,用双手和血汗把这个荒芜的迷茫大野,开发成稻香四溢的“水稻之乡”。 随着农业的发展,1910年代龙井等朝鲜族聚居区商业也迅速发展。
 
    朝鲜族在近代和现代迁入中国和分散的过程,大体可分为四个主要阶段:第一阶段为19世纪中叶至1910年日本帝国主义吞并朝鲜,这一时期迁入的人们,主要是经济原因迁居的自由移民;第二阶段为1910年“日韩合并”至1931年“九一八”事变,这一时期迁入的,主要是由于政治原因而迁移到中国来的反日爱国的人们;第三阶段为1931年“九一八”事变至1945年“八·一五”光复,这一时期迁入的,主要是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移民政策而被迫迁来的强制移民。第四阶段为1945年“八·一五”光复后,强制移民和由于政治原因而迁居的一部分人又回归朝鲜。而现今的中国朝鲜族则是以第一阶段迁入的自由移民为基干,以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迁入而永居中国加入中国国籍的人为主体的民族群体。
 
 
第一节  朝鲜族迁入的第一阶段
 
一、“已巳大灾年”和朝鲜饥民冒禁潜入
 
    1860年以后,朝鲜北部连续发生水旱灾害,尢以1869年和1870年的旱灾为甚,称为“已巳大灾年”。灾民们熬不过饥饿之苦,抱着与其饿死,不如渡江求生的愿望,纷纷冒禁潜入东北逃荒。1875年,朝鲜垦民在通化县的上甸子、下甸子等地试种水稻获得成功,尔后很快推广到邻近的兴京(现为新宾,下同)、柳河、桓仁等地。这一成果,以巨大的诱惑力吸引了更多的朝鲜垦民涌入这一地区。
 
 
二、“间岛”名称的由来
 
    在朝鲜北部连遭两年严重自然灾害,人民难以度日之时,朝鲜会宁府的府使洪南周想出个“越江垦种”的计划。在图们江中有几处“夹芯子”,朝鲜人当时称这些“夹芯子”为“间岛”。洪南周设想,如果利用一条小溪把图们江对崖的沿江平原圈成一个“间岛”,便可名正言顺地进行垦种。这就是以后的延边地区叫间岛的由来。以后被日本帝国主义利用。20世纪初,日本帝国主义以中朝边界纠纷和朝鲜移民的保护权为借口,蓄意制造了所谓的“间岛问题”,并由此在中日之间挑起了长达三年的外交争端。“间岛问题”只是日本帝国主义用来混淆视听、遮人耳目以达到公开夺取中国延边地区的借口。在中日交涉中,中国官员依据扎实的历史文献考证、实地勘查和国际法条文,通过开展移民实边和加强军备等措施,粉碎了日本帝国主义的阴谋,捍卫了国家的领土。
 
 

三、清朝开始实行实边政策

    到了19世纪中叶,沙俄帝国主义不断侵犯中国东北边界。清廷为了巩固边防,开始对图们江一带采取了实边政策。光绪八年(1882年),吉林将军铭安等人,根据知府李金庸等勘察延边一带荒地的情况,为了“安民业而裕饷源”,按照奉天省开放围场的方案,以上奏批准在南岗(现在的延吉市)、东五道沟、黑顶子等地设立招垦局,在珲春设立招垦总局,对汉族移民实行“招佃认领垦种”政策。《珲春副都统衙门档案》里有关于一八六七年庆源白颜村村民迁入延边的记载。
 
 
 
四、按地区朝鲜移民大迁移的第一阶段
 
    中国朝鲜族在近代和现代迁入中国东北地区的过程不尽相同,按时间和地域,可分为鸭绿江以北地区、图们江以北地区和黑龙江省地区等逐步由南而北的三个区域。
 
1、鸭绿江以北地区
 
    鸭绿江以北地区,近代朝鲜垦民最早在鸭绿江以北落脚居住之地是鸭绿江和浑江之间的“西间岛”地区。1861年,汉族人在浑江流域大搞森林采伐和水运木排,许多朝鲜流民闻讯前来充当伐木工。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发现这一带土质肥沃,宜于耕作,于是有此人便索性留居。到了1871年,封禁松弛后,开始有人做木排,偷渡鸭绿江,到辑安一带居住。
 
 
2、图们江以北
 
    从1890年到1894年清政府收还朝鲜垦民图们江以北越垦的地亩,进行清丈,然后对朝鲜垦民实行“编甲升科”。1894年把和龙峪越垦局改为抚垦局,下辖四个堡三十九个社。另外,在图们江下游的珲春、东五道沟、黑顶子一带建立十七个社;在南岗(现在的延吉)一带建立六个社。据有关史料记载:光绪十六年(1890年)时,在图们江以北越垦的朝鲜垦民“尚不过数千人”,到光绪二十年(1894年),“增至四千三百余户,男女丁口二万八百余人”,到1910年,则达十六万三千余人。
 
 
3、黑龙江地区

    黑龙江省地区,在近代朝鲜垦民迁入黑龙江省,要比迁入鸭绿江以北地区和图们江以北地区较晚。迁入到这一地区的朝鲜垦民,大体上经由四种途径:
    一,自俄罗斯的沿海州和乌苏里江一带迁入的。从19世纪60年代初开始,朝鲜垦民不断移流到俄罗斯境内,1917年10月社会主义革命以前,移流到俄罗斯境内的朝鲜垦民将近20来万。一些朝鲜垦民迁入黑龙江境内居住。1867年,一些朝鲜垦民从俄罗斯的海兰泡一带来到瑷珲法别拉河口和大公河流域垦种定居。
    二,移流来筑路的劳工在此定居。1897年至1903年,沙俄在中国东北修筑中东铁路时,不少来自朝鲜或南满一带的朝鲜垦民充当劳工,筑路竣工后便留居该铁路沿线各地。
    三,从延边等地迁入的。朝鲜垦民先在延边一带落脚,以后逐渐向北迁移。居住在珲春一带的人一般沿着瑚布图河、大绥芬河、大肚川河迁入东宁一带。居住在延吉、图们、汪清一带的人越过老松岭迁入东京城、宁安一带。居住敦化、安图一带的人则沿着敦化河(即牡丹河)迁入东京城一带。
    四,从南满和吉林一带迁入的。渡过鸭绿江迁入到东边道地区的朝鲜垦民,是经由辑安、宽甸、通化、桓仁、临江、柳河、新宾等地迁往黑龙江的五常、阿城、滨江等地定居的。
    五、清政府对近代迁入中国的朝鲜垦民实行的“归化入籍”政策
1881年(清光绪七年),清政府对近代迁入中国的朝鲜垦民实行“归化入籍”政策,对接受中国政府管理的朝鲜垦民实行户口编甲,熟地升科纳租,还要“雉发易服”才能加入中国国籍。清政府为了加强对日益增多的朝鲜垦民的管理,于光绪十六年(1890年)颁布了“雉发易服”令。该令规定:朝鲜流民留去听其自便,愿留者必须“雉发易服”,只有“雉发易服”才能发给土地执照,并承认是中国百姓。这样一来,有好多朝鲜垦民因对“雉发易服”反感而返回朝鲜。留下来的朝鲜垦民,有的接受了“雉发易服”,也有的以种种巧妙的手法,既避免了“雉发易服”,又照样取得了土地。
    六、越垦局的建立和朝鲜移民的大批迁移
光绪十一年(1885年),根据《吉林朝鲜商民贸易地方章程》(1883年签订),在和龙峪(现在龙井市智新乡)设立通商局,在光霁峪(现龙井市光开乡光昭村)、西步江(现珲春市三家子乡古城村)设立分卡。同年,上述三处通商局卡改为越垦局,并把图们江以北长约七百里,宽约四五十里之地划为朝鲜垦民的专垦区。从此,朝鲜垦民大量迁入图们江以北地区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朝鲜垦民在图们江以北垦种居住的时间虽然比鸭绿江以北地区晚,但是由于有了这一专垦区,使万千朝鲜垦民获得了安身立业之地,进而很快地形成了巩固的朝鲜垦民聚居区。当初朝鲜垦民的居住地主要在和龙峪所辖之地,后来,由于招垦的汉民大部分无力耕种自己承领的大片荒地,就招朝鲜垦民佣耕,于是,朝鲜垦民的足迹便逐渐踏入汉民招垦区域(后来的延吉厅所辖之地)。而且,由于有的汉民把部分荒地卖给朝鲜垦民,从而,使有的朝鲜垦民获得了土地所有权。

    1883年,清朝政府与朝鲜之间先后签订《奉天与朝鲜边民交易章程》、《吉林朝鲜商民贸易地方章程》。这两个章程,“改互市旧例为随时交易”,允许奉天省(现辽宁省)与朝鲜边界的商民随时往来。至此,奉天省与朝鲜之间的边禁实际上等于废除。以鸭绿江沿崖的长白、临江、辑安等地为例,1905年时,这一地区区有朝鲜垦民8750余户,39440余人,而到了1911年便增至12100余户,50100余。
    七、四堡三十九社的设置与朝鲜族专垦区的形成
    从1889年到1894年清朝为朝鲜垦民实行统一管理,以茂山、会宁、钟城、稳城、庆源等对岸地区为主,设置了镇远堡、宁远堡、绥远堡、安远堡等四堡。在四堡的下属,设置了39个社、124个甲和415个牌,将朝鲜垦民全部编入这些行政组织。这些行政组织的设立使延边地区的朝鲜人得以真正定居下来。
    朝鲜族历来擅长种植水稻。朝鲜族地区是我国东北的主要水稻产区。“1894年,仅海兰江以南地区的朝鲜族就达34,000人,占该地区居民总数的78%以上。”“1881年延边地区刚开禁时,朝鲜垦民仅在图们江北岸就已开垦8,000余公顷土地。又据1881年珲春招垦局的调查,延边的熟地面积已达27,815垧。”
 
 
第二节   朝鲜族移民的第二阶段
 
一、《日韩合并条约》后朝鲜移民大移动
 
    1910年,日本帝国主义强迫朝鲜签订《日韩合并条约》,于是朝鲜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在此后的二三十年间,由于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统治者实行强制的移民政策,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朝鲜移民,怀着满腔悲愤,被迫迁入中国东北,于是便形成了世界史上罕见的民族大移动的潮流。朝鲜垦民居住的区域,在光绪二十年(1894年)以前,仅限于图们江北岸之地,到1911年时,延吉厅西自长白山东,东至珲春河流域,北至铜佛寺、蛤蟆塘、绥芬甸子等处,合延吉厅4000方里地,皆有韩民之足迹。且不仅延吉厅之地而已,西至长白山北麓,如进林府所属之头道江、柳河等处,敦化县所属之娘娘库(现为安图县松江镇)、小沙河、乳头山等处,东至绥芬厅所属蜂蜜山、三岔口等处,东北至距延吉700余里之宁古塔等处,越垦者皆有日增长率月盛之况。
    从1910年到1920年的11年间东北三省,共迁入88815人。据当时日本领事馆调查资料,到1929年末,迁入东北的朝鲜人共计619276人,其分布状况为:南满铁路沿线为39531人;辽宁省135245人;吉林省54661人;间岛省382390人;黑龙江省7449人。实际上,当时居住在中国东北的朝鲜移民远远超过了上述的数字。但仅就这个调查资料也要以看出,居住在图们江以北地区的朝鲜移民远远超过鸭绿江以北地区,成为东北三省中最主要的朝鲜垦的聚居区。据统计,1870年在鸭绿江北岸一带已有28个朝鲜族聚居乡。清光绪七年(1881)延边地区朝鲜族已达1万多人。1883年在集安、临江、新宾等县的朝鲜族居民已有3.7万多人。同一时期,乌苏里江沿岸一带也移入为数不少的朝鲜族农户。
 
    从时间上看,朝鲜垦民大量迁入黑龙江省境内,是从日本帝国主义吞并朝鲜的1910年以后开始的,特别是进入20年代,由于日本帝国主义进一步加强对朝鲜人民的法西斯统治,迁入到中国黑龙江省的垦民急剧增加,几乎遍及黑龙江省的各县。到1930年,居住在黑龙江省的朝鲜垦民已经达到44463人。

 

 


二、移民性质的改变
 
    在“日韩合并”前,朝鲜垦民迁入中国,基本上是由于生计艰难而迁入的,而在“日韩合并”以后的迁入,政治因素则成为很重要的原因。因而,这个时期迁入的人,不仅限于农民,而且有工人、知识分子、军人等各个阶层的人。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是为了寻求民族解放而到中国来找出路的。  
 
  
    第三节  强制移民
 
    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以后,采取了极其险恶的“以鲜治华”策略,制订出“朝鲜人移民计划”,将大批朝鲜人强制移居东北各地。1936年8月,伪满政府和朝鲜总督府共同制订《在满朝鲜人指导纲要》,议定每年从朝鲜移民一万户,并决定把朝鲜移民作为满洲国国民的“构成分子”。仅在1937年至1941年的五年间,就有24468户朝鲜移民被强制迁入东北各地。据琼斯《1931年以后的东北》中所载:“到1945年东北光复前,居住在中国东北的朝鲜人共有三百万人之多,超过了(当时)东北总人口的5%。”1945年“八·一五”光复后,一部分居住在中国的朝鲜人又迁回朝鲜半岛。“七、七”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为了满足日溢增长的军粮需求在东北实行了每年一万户朝鲜移民活动,于1939年12月把以前的“朝鲜移民方案”改为“满洲开拓政策基本要纲”规定了全东北划入移民区域;规定保证每年一万户朝鲜移民迁入到东北。从1937年到1941年五年之间迁入东北的“集团移民”和“集合移民”达1万5,615户,“分散移民”达2万4,468户,总共迁移人数达10万3,361名。
    第四节1945年“八·一五”光复后,很多一批朝鲜移民回归朝鲜。
    1945年“八·一五”光复后,强制移民和由于政治原因而迁居的一部分人又回归朝鲜。朝鲜族人口这时将近减少一半。
 
 
历代对朝鲜族民族政策问题
 
    中国朝鲜族共同体的形成史,经过了一个复杂漫长的历史过程,大体上说,是从19世纪四五十年代开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为止,前后大约经历100年的复杂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曾有过几个阶段性的演变。1881年(清光绪七年),清政府对近代迁入中国的朝鲜垦民实行“归化入籍”政策,对接受中国政府管理的朝鲜垦民实行户口编甲,熟地升科纳租,还要“雉发易服”才能加中国国籍。1908年,在中国东北地区地朝鲜垦民中,加入中国国籍的约有4500人。1909年(宣统元年),清朝政府颁布《大清国国籍条例》和《大清国国籍条例施行细则》,从此,清朝政府不再推行“雉发易服”政策。后来,到了民国时期,在1918年2月5日,也颁布了《中华民国国籍法》和《国籍法施行条例》,到1929年,据不完全统计,加入中国国籍的朝鲜垦民有10979户,55723人。尽管如此,不论是清朝政府,还是民国政府对待朝鲜垦民并没有改变其限制、岐视和排斥政策。国民党政府则从来没把朝鲜族作为少数民族来对待。他们对居住在东北的朝鲜族,只承认居住权,不承认土地所有权和财产所有权。他们把朝鲜族耕种的土地和经营的工商业当作“敌伪资产”加以没收,使朝鲜族人民蒙受了深重的灾难。自从有了中国共产党,居住在中国境内的朝鲜族人民,才逐渐改变了自己的历史命运。中国共产党早在1928年6月召开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就指出:“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问题(北部之蒙古、回族、满洲之高丽人、福建之台湾人,以及现部苗黎等原始民族,新疆和西藏)对于革命有重大意义,特委托中央委员会于第七次大会之前,准备中国少数民族问题材料,以便第七次大会列入议事日程并加入党纲。”1945年9月末,中共中央东北局就已经注意到东北的朝鲜民族问题,认为在东北的朝鲜居民一般的视同中国境内的少数民族,而且主张国内各民族一律平等。
 
 
朝鲜族对东北开发的贡献
 
    中国朝鲜族人口分布现状。中国朝鲜族的迁入过程,也是自然的分布过程。中国朝鲜族分布的主流在鸭绿江、图们江沿岸地区和绥芬河流域,并逐渐向北部和西部方向延伸,向东北内地移动和扩散。朝鲜族是个擅长种水田的民族。他们一迁入,就沿着有水源的地区安家落户。东北绝大部分水田地区是朝鲜族迁入后由朝鲜族首先开发的。
 
 
   
    延边博物馆近现代文物部:徐龙男
 
请用IE8.0以上浏览器,推荐1024*768 | 网站人数统计: